这内幕交易太离奇!一宗上市公司收购案,涉事三方竟全部“沦陷”

2019-12-03 07:58:20
浏览:3054

上市公司收购非上市公司股份时,收购人、被收购人和媒人之间存在内幕交易。

其中一名受试者还通过信托计划、股票质押和信贷账户融资借入资金,意图赚取巨额利润,但最终血本无归1.6亿元。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就上述个案发出三张传票。

01

收购a股上市公司背后:有多少人有内幕交易

根据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网站,该委员会最近对一家参与收购非上市公司股份的上市公司处以罚款,并一次发出三份罚款。

本次收购的收购方为a股上市公司宝信能源(000690.sz),被收购方为风险投资机构东方福海,寿山集团为媒人。

因此,所有三家公司都进行了内幕交易。

包括时任宝信新能源子公司宝信资产总经理刘王兴、时任东方福海投资委员会秘书长吕朝阳和时任寿山集团董事长吴郑新。

根据宝信能源当时的公告,宝信能源计划投资25.2亿元,持有东方福海2.1亿股,占东方福海股份的42.86%。

中国证监会认定,上述宝信能源与东方福海的股权合作是《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和第(八)项规定的重大事件,在信息披露前构成《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提及的内幕信息。内部信息于2016年9月13日形成,并于2017年2月25日公布。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16年9月13日至2017年2月25日。

内部信息的形成过程如下:

2016年8月2日,寿山集团与宝信能源控股股东广东宝利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利华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寿山集团与宝信能源和宝利华集团在投资与资产管理、新三板投融资、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税收筹划和财富管理四个方面开展全面战略合作。

2016年9月4日,寿山集团董事长吴郑新介绍了宝信能源董事长宁牟西和深圳东方福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福海)董事长陈某。

2016年9月5日,郑武抵达深圳东方福海,向陈某等介绍宝信能源,促进东方福海与宝信能源的股权合作。

2016年9月7日,东方福海矿的阿明以东方福海2015年年度工作报告总结为主题给郑武信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9月8日,吴郑新将邮件转发给宝信能源子公司广东宝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信资产)总经理刘茂旺。

2016年9月13日,吴郑新带东方福海陈某等人到广东梅州市视察宝信能源。访问期间,陈某等人会见了宝信能源实际控制人叶牟能、温某、宁牟希、刘牟旺等宝利华集团总裁。双方讨论了合作的基础,并表示愿意合作。吴郑新出席了双方的会谈。

2016年9月26日,吴郑新、鲍新能叶木能、宁木熙回访深圳东方福海,会见东方福海陈某等人,进一步讨论合作事宜。

2016年9月28日,Xi宝信宁某召开公司内部会议。会上,宁某Xi谈到了通过收购或增资方式收购东方福海股份的计划,并要求公司相关部门列出所有计划,研究宝信收购东方福海所需的决策程序,并与东方福海沟通讨论具体收购方式。9月29日,鲍新能曹将28日的会议纪要发给与会者刘茂旺等人。

2016年11月1日,宝鑫能源宁某Xi抵达深圳。宁谋熙和东方福海决定对陈某进行尽职调查。宁谋熙通知刘谋旺等人组织中介机构在东方福海进行尽职调查。

2016年11月2日,陈某邀请东方福海投资委员会秘书长牟阳等8人加入微信群聊。陈某通知大家,宝信能源周一进入该网站,对该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各部门应做好充分准备。我们将在明天早上10点举行一个特别会议,并邀请每个人准时参加。与宝信能源的战略合作对公司非常重要,尤其是秘书处和财务部。董书记必须提前准备好相关材料。

2016年11月7日至15日,宝信园、宁牟溪、刘茂旺等相关中介机构的7人前往东方福海进行尽职调查。11月7日,宁茂西、刘茂旺等参与尽职调查的人员与东方福海、陈某等举行了尽职调查会议。

11月7日,东方张付海牟坤将尽职调查数据清单发送至东方福海陈某、鲁牟阳等邮箱。

11月8日,宝信能源与东方福海签署尽职调查保密协议。

11月15日至16日,宝信能源投资部起草了尽职调查报告,并将邮件发送给刘茂旺等人。尽职调查报告于11月底定稿。

2016年12月9日至11日,东方福海在梅州召开高级管理会议,宝信能源的叶牟能、温某、宁牟西等参加了会议。

2016年12月25日,东方福海起草了宝信能源与东方福海的合作框架协议。2016年12月30日,东方福海起草了一份双方合作的附件。这封邮件被发送到卢小炀和其他地方,在市场关闭后召开了一次会议来讨论和修改它。

2017年1月2日,吴郑新、鲍鑫能、叶木能、宁木熙、温某等会见东方福海、陈某等,继续推进双方股权合作。当天,宝信能源申请停牌。

2017年1月13日,宝信能源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宝信能源集团根据协议将宝信能源111,183,32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1%)转让给宁木西,并将宝信能源108,794,39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转让给萍乡福海九台投资咨询合伙(有限合伙)(东方福海员工持股平台,以下简称福海九台)。2017年2月25日,宝信能源发布了关于深圳东方福海股份收购增资涉及关联交易的通知。该公司的股票将于2017年2月27日恢复交易。

02

许多人参与内幕交易:领头公司融资但损失了1.6亿英镑

在上述收购案中,三家公司都有关联方,并利用内部信息进行交易。

宝信能源(000690.sz)是宝信资产总经理刘王兴的子公司。

刘王兴通过参与相关合作事宜的谈判和尽职调查了解到内幕信息。他得知内幕消息的时间是2016年9月13日。他实际上控制着“杜牧贤”、“刘牟森”和“刘牧娥”的账户。该账户组购买了266,800股“宝信能源”,出售了246,000股。经计算,该账户组实现利润42,340.26元。

东方福海被时任投资委员会秘书处秘书长卢朝阳卷入此案。

中国证监会称,卢朝阳通过参与宝信对东方福海的尽职调查了解到内幕信息。了解内幕信息的时间不迟于2016年11月7日。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实际由卢朝阳控制的账户组以909,866元购买了98,100股“宝信能源”,并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以914,292元出售。经计算,该账户组实现利润2077.74元。

关于卢朝阳的处罚,记者试图联系公司了解情况。然而,东方福海的负责人回答记者,“卢朝阳两年前离职,却不知道受到了处罚。”

对于寿山集团来说,公司本身和当时的董事长吴郑新都参与其中。

信息显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寿山集团实际控制了“华宝信托有限公司-黄辉1012单基金信托”(以下简称华宝黄辉1012)、“寿山集团”、“上海寿信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寿信投资)、“上海寿信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寿信投资)、“巴菲特精选价值投资8号私募基金”(以下简称巴菲特8号)。 上海于波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于波投资)、西藏红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红山,包括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上海袁宇资产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袁宇)等9个账户。 寿山集团的所有投资,包括二级市场投资,均由吴郑新决定。交易时间、方向和额度由吴郑新决定,交易部门负责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账户组使用的大部分资金来自融资,包括信托计划、股票质押、信用账户等。

然而,即使使用内部信息,寿山集团的最终损益结果也令人惊讶。

从宝信能源的历史k线图可以看出,在宝信能源内部信息的敏感范围内,股价普遍有所上涨,但涨幅不大。

内幕消息公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2017年2月27日),宝信能源受到收购消息的刺激,股价涨停。然而,它在同一天开业,价格上下浮动。自那以后,股票价格开始全面调整,自2017年4月中旬以来大幅下跌。

上述账户组中最大的账户“华宝黄辉1012”账户,直到2016年11月21日才开始单向购买“宝信能源”。当时股价已经超过8元,截至2017年1月3日,共购买40239267股,购买金额约为3.51亿元。

最后,中国证监会对上述主体的违法行为处以罚款。中国证监会决定:


澳门英皇 香港彩投注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彩票


上一篇:全球经济同步放缓 世界“贸易之殇”的破解之道

下一篇:美媒:通用汽车高管参与谈判 工会工人罢工或将结束

相关推荐